璃夜ASCII

マモちゃん大好き☆
歌之王子殿下/IDOLiSH7
随缘更新

【寒色】0

 

老板又在盯着我看了。

拎着公文包的男人笔直地站在路口等待红灯的结束,他低着头看着手机,突然间,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扫了一眼头顶的监控探头,然后又低下头飞快地回复某人的消息。

 

三番叟:请您不要私自挪用公共资源。

HAYATO:我并没有私自挪用公共资源,只不过是刚好圣川桑出现在监控里,于是我就顺手拍下来了而已。

三番叟:无论如何也请您认真工作。

HAYATO:是,是。毕竟我们的合同上有说在你杀掉我前我需要保证你的安全,圣川桑。

 

圣川真斗看着最后一句话,拎着包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握紧了。

 

三番叟:我知道了。

 

绿灯亮起,圣川真斗随着人流离开了这里。

 

 

在这个城市里,有着各种各样的职业。圣川真斗是一名私家侦探,就是那种给了钱什么都干的侦探。但是圣川真斗是个怪人,他从不接各种高佣金却违法的单子,就连偷拍他人出轨证据的单子也从不接。虽然是个怪人,他在业界的口碑却意外的很好。大概是因为只要是他接下的单子都会完成得十分完美吧。

就是这样认真谨慎的一个人,目前却遇见了他职业生涯的最大麻烦。这个麻烦叫一之濑时矢,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现在是他的雇主。

至于这个麻烦的来历,要从两个月前讲起。

 

两个月前,圣川应前任雇主的要求,前往一个人烟稀少的森林采摘某种难以一见的植物,于是,他在这里顺便遇见了正准备上吊自杀的一之濑。

“喂,你是想死掉吗?”圣川问“不如,我来帮你吧。”

在圣川的一番游说之下,一之濑同意了圣川“我来杀了你”的提议。

第二天,圣川搬进了一之濑的公寓,美名其曰:“找机会杀了你。”实际上是盯着一之濑不要让他再有轻生的念头。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时,圣川被自己这种近似疯狂的行为吓了一跳,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住在了一起。

在长时间的相处之下,圣川发现一之濑是个除了偶尔会利用职务之便监视一下自己这种恶作剧一样的癖好之外,很开朗活泼,很受周围人喜爱的青年。每当自己问起“为什么要自杀”这种问题时,一之濑的回答是“只是因为想尝试一下死亡的感觉而已。”真是令人感到困惑呢。

 

 

“要一起去温泉度假吗?”正在写报告的一之濑突然这样问。

“温泉?”

“是的,最近我有一个比较长的假期,想着不如趁这个假期去做点什么,正好看到了杂志上提到了箱根。这个季节去箱根正好能看到最美的红叶吧。”

“说得有道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之濑突然间会这么提议,不过去箱根泡温泉赏红叶也是一件令人精神愉悦的事,说起来自己也很久没有放假休息过了……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秋日早晨,两人踏上了前往箱根的电车。

 

“温泉果然很治愈呢,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

“是的,红叶也十分的美。《小仓百人一首》里就有许多描写红叶的和歌,‘山川に風のかけたるしがらみは流れもあヘぬ紅葉なりけり。’虽然这里并不是志贺山,但景色大约是相差无几的。”

“是呀。”

大概是泡了温泉的原因,平躺在榻榻米上的两人很快就睡着了。

圣川真斗醒来时天色已暗,屋内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待他的双眼习惯黑暗后,他发现一之濑时矢不见了。

大概是出去买吃的了吧。圣川这样想着。把灯打开后,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出门找一之濑。

“我回来了。”

没等圣川真斗走出去,一之濑时矢拎着袋子就回来了。

“我买了一些饭团,又借用了店主的厨房做了玉子烧,今晚我们就吃这些如何?”

“啊,好的。”圣川看着正在摆放食物的一之濑,欲言又止。

“我开动了。”“我开动了。”

 

吃完简单的晚饭,两人并肩坐在走廊上一边看着星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一之濑桑为什么会选择当警察呢?”

“啊那个,是因为我的父亲一直都很希望家里的儿子能够成为警察,我小时候也觉得警察很帅气,所以就自然而然地去做了。”

“诶?儿时的梦想啊,真令人羡慕啊。”

“那圣川桑呢?”一之濑扭头看着旁边的人“圣川桑又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工作呢?”

“我啊,大学毕业后不想待在公司里做小职员,在前辈们的指导下就走上了这条路。”圣川真斗转头看着一之濑的眼睛,“我是个没什么目标和梦想的人,所以我很羡慕你。”

“这样啊。我也很羡慕你这么自由自在的生活呢。”

……

 

 

转眼之间,就到了圣诞,由于两人都没有什么亲人近居,于是说好圣诞和新年都一起过了。

晚餐是火锅,一之濑临时要加班,圣川真斗决定提前出门购买食材。

从超市走出来时,圣川的手机响了。

“尽快离开。”

“……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圣川真斗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真是失误,他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看来,过完新年他就该走了。

 

“我回来了。”

“哦!欢迎回来圣川桑!圣诞节快乐!

我是来送礼物的圣诞老人,请问你要选择哪个礼物盒呢?”

“……”圣川真斗看着面前这个臃肿的圣诞老人,叹了口气。“一之濑桑,你的胡子掉了。”

“啊!?”圣诞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没有啊,我明明是很用心地贴好了。诶!竟然!被认出来了!”

圣川真斗不想讲话。圣川真斗拎着菜进了厨房。

 

“多谢款待。”饱餐一顿后,一之濑心满意足地抱着吉他弹唱起来。

“いつの間にここまできたんだろう

坂道ばっかのこの旅路で

空っぽだったカバンの中は

無駄じゃないガラクタばかり

……”

这不是是圣川真斗第一次听见一之濑唱歌了,一之濑的歌声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感觉歌声里充满了阳光,让听的人感到安定平和。

 

新年的前三天,12月29日,是圣川真斗的生日。新的住所已经找好了,在福冈,预计是一月五日搬过去。搬家的事他还没有告诉一之濑,因为一之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常常见不到人,而且他不忍心看到一之濑失落的表情。

先和一之濑把自己的生日过了再说好了。

 

昨日下了一晚的雪,道路两旁堆积着清理出来的积雪。一辆黑色的车从路上驶过。

“确定?”

“是的,毕竟现在在团队中我是最了解他的人。”

“按照规定……”

“请不要担心。”

“好的,那就拜托了……”

 

圣川真斗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之濑。

“一之濑桑?”

“圣川桑,我现在在楼顶……”

“怎么了?你在楼顶干什么?”圣川真斗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我马上上来,你什么也别做!”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一之濑时矢看着被挂掉的电话,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圣川真斗跑上楼顶时,一之濑时矢抱着一束蓝玫瑰站在楼顶中央。

“生日快乐,圣川桑。”一之濑说。

“啊,谢谢,”圣川真斗看着一之濑时矢好好地站着,松了口气“可是为什么要选在楼顶说?我还以为你……”

“嗯?以为我怎么了?”

“啊没事,走吧我们该下去了,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

“圣川桑,在下去之前,我要准备说一个故事给你听,”一之濑抱着花站在原地说“请不要拒绝我的这个请求。”

“好的,你说吧。”

“故事发生在一户富有的人家中,这户人家的男主人白手起家,辛辛苦苦打拼多年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和不少积蓄,另外,他有一位很漂亮的夫人,夫人为了他生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和女儿都很乖巧听话,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对吧。

就在这么幸福的时候,他的竞争对手雇了一些只要给钱什么都做的人,那些人拿了钱,偷了这个男人公司的机密配方,公司的新配方被人拿去提前做成了新产品,原本制定好的一切计划都泡汤了,再加上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公司破产了。虽然公司破产了,但是男人不是很沮丧,他决定回家和妻子商议开一家小店生活,存款也还有富余,足够他安稳度过下半生了。

可是他回到家时发现,他的家处在一片火海之中,旁边全是正在灭火的消防员。他的妻子和女儿,双双丧生于此。后来消防员告诉他火灾的原因是燃气灶的使用不当引发的。这怎么可能?他的妻子是从来不会使用燃气灶的一个人啊,可是这样的话又有谁会相信呢?谁会相信他妻子天天都去买菜却不会使用燃气灶呢?心灰意冷之下,这个男人跳崖自杀了。

他的儿子,因为去参加合宿了所以没有与他的母亲还有妹妹一起葬身火海,然而回到家的他要怎样面对这一切?自己的至亲们纷纷离自己而去,后来他就开始了独居生活,他强迫自己不仅要迅速地掌握所有生活技能,还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担心要一直装作乐观的样子。

后来男孩考上了警校,利用职权私底下查了当年的事,发现一切都是他父亲的竞争对手指使的,包括放火。

那个竞争对手,”一之濑深吸一口气,从花束中拔出一把枪指着对面的人“不仅杀死了男人的爱人和女儿,现在还想杀死男人的儿子,你说是吗,圣川桑,或者称您为队长?”

“……”圣川真斗盯着对面拿着枪的人,“我不想杀你。”

“是吗?您的语气可真是虚伪。”

“我说的是真的。”圣川真斗一步一步走近一之濑,“和你相处的这几个月我感到很开心,我决定搬家了,离开东京,离开你。”在距离一之濑不到五米的地方,他也拔出了枪。

 

呯!

猩红的鲜血从伤口喷出来,染红了地上的积雪。手中的枪掉下来,发出了轻轻的声响,健壮的身躯投入大地的怀抱,发出了沉重的悲鸣。蓝色的玫瑰被放在了倒下的躯体旁。

 

 

枪是空枪。

对不起,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THE END——

一点小科普和想要bb的话:

☆恭喜小王子八周年!!!!恭喜前辈组2nd live!

☆很久没有写文了,写出来的东西很糟糕还请多多包容QAQ

☆关于两人LINE中使用的ID,tokiya使用的就是他作为偶像的艺名,而圣川同学使用的ID出自我个人最喜欢的能剧《式三番》中需要由狂言师担当的角色——三番叟,一位带着黑式尉面具的老人,象征五谷丰登。另,我最喜欢的三番叟是野村万斋桑饰演的。

☆“山川に風のかけたるしがらみは流れもあヘぬ紅葉なりけり。”这首和歌的作者是春到列树,出自和歌集《小仓百人一首》,大意是:清风微蹙浪,红叶动幽川。此景当天赐,深秋志贺山。

☆“いつの間にここまできたんだろう,坂道ばっかのこの旅路で。空っぽだったカバンの中は,無駄じゃないガラクタばかり”这几句歌词出自宫野真守桑的歌曲《passage,》

☆原本的设定是这是两人拍的电视剧剧本,但是想不到合适的结尾就干脆这样了,我真的不舍得虐他们两个qwq

☆顺带表白一波小王子们和老王子们!我爱他们!老王子玩家们浑身是肝!

【禁区法则】日常段子


ARES本人真的只是想收个徒弟而已,他不是很懂为什么他收徒会和Pedophilia联系在一起。
多年后他回想起来这件事时发现养成游戏确实挺好玩的,反正他也就只要TEN.X一个。
嘁!
阿瑞斯大大,您的闷骚人设已经崩坏了。


十九岁的阮小泽在T市当了技校老师,曾经他也想过如果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不需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顾虑这么多,那么生活应该会很美好。
但那是不可能的,就像让下弦月的智商保持全天在线这种设想一样都是不可能的。


下弦月非常不喜欢别人叫他的本名。
下弦月非常喜欢在阮小泽身边转悠,即使王总喜欢把他关小黑屋。
下弦月的目标是和王一起统治世界,即使王总叫他去做查虫和抓肉鸡这类事情。
下弦月喜欢变成一个英雄,他眼里的英雄是他的王。
下弦月其实很孤独。
下弦月最怕一个人了。
下弦月只是一个中二病晚期的孩子,看上去还有些营养不良。
但既然王选择了他,这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是有用的呢。他,下弦月,要向全世界证明,他也是有资格站在TEN.X身边的人。
阮泽:下弦月你今天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还有,下次再敢考不及格我就把你的网给断了!


林橙橙对ASCII有不可描述的想法。
其实也不是很不可描述,也就是觉得ASCII的洗发水很好闻,ASCII的脸戳上去的触感应该还不错,ASCII……
妈耶!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传说中的痴汉的林橙橙同学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不是。
我没有。
别瞎说啊。


在红翔当老师是阮泽回国后过得最惬意的一段时光,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但他已经知足了。他被人从“黑帽子大会”会场绑架到诸神的黄昏总部的途中做了很多梦。
他梦见了在某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他光明正大的回到了家,打开门时看见爸爸正坐在计算机前赶论文;妈妈系着围裙从厨房出来叫他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下弦月坐在他家沙发上拿着书抱怨着基础知识的枯燥;林橙橙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一脸嫌弃地看着下弦月;苏夜乖乖的坐在餐桌边等着吃饭。
一切都和多年前一样,但又不一样。

锵————☆
我回来了!
希望这次不会被咔嚓掉orz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最近大概会开始写一些动漫同人啦,比如歌王子
我还能爱小王子一百年!